犹太人迷信吗?以色列总统自述的真实灵异故事

The Chilling Tale of Four Ehuds
Share
The Chilling Tale of Four Ehuds

相比亚洲人而言,外国人比较不迷信。对以色列人或犹太人而言,信仰的虔诚不代表迷信,他们对于迷信的定义,在于相信占卜、改运或​偶像崇拜之类的事情;但有时候,他们表现得也太过“不迷信”了,百无禁忌到让人张目结舌。

以下这个故事,就是个以色列人太过于“不迷信”的​真实事情,​而且还是以色列总统亲口说的。

今年五月,正值以色列的战亡将士纪念日及犹太屠杀纪念日之时,以色列新任总统 – 艾萨克·赫尔佐格 (Isaac Herzog) 在纪念日仪式上的讲话中,说了一个真实故事,而这件事其实已经在以色列媒体流传了好一段时间了。

这个故事,我们姑且称之为“四个埃胡德” (The Four Ehuds)。

个埃胡德

第一个埃胡德

二等兵埃胡德·沙查尔,于1954 年征召入伍以色列国防军。他在军队时,曾写信给他的父母道:“我们要成为祖国军队中更好的士兵,尽力保护国土。” 1955 年 2 月,在针对加沙恐怖组织的一次行动中,埃胡德和他的七个队友一起被枪杀。

埃胡德的另一名幸存队友兼好友- 伊兰·博诺夫斯基,拼了命将埃胡德的遗体背到了边境后,亲手埋葬了他。

第二个埃胡德

在第一个埃胡德之后,有三组父母决定把他们的儿子也取名为埃胡德,以作为追忆:他们分别是埃胡德·博诺夫斯基、埃胡德·施托克、和埃胡德·福尔克。

埃胡德·福尔克 (Ehud Falk) 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他的母亲是第一个埃胡德的表姐。第二位埃胡德后来进了空军,成为一名战斗机飞行员,位阶少校。

在1988 年时,埃胡德·福尔克在朱迪亚沙漠的一次训练事故中死亡,当时有两架战斗机在训练时,意外相撞而坠毁。这位埃胡德被埋葬在以色列国防军的墓地中,留下了妻子、女儿、父母和两个兄弟姐妹。

第三个埃胡德

当第一个埃胡德战死沙场、而被他的队友— 伊兰·博诺夫斯基从战场上背回以色列之后,他的妻子生了一个儿子。因此,他也给儿子取名为埃胡德 (Ehud Bornowski)。第三个埃胡德在当兵时,自愿加入了海军陆战队,并于 1986 年 12 月在一次跳伞事故中丧生。

他的父亲——亲手埋葬了战友埃胡德、而现在又要亲手埋葬儿子埃胡德——在儿子的葬礼中,跟其他的年轻士兵说:“我们没有另一个国家,请尽你所能来保护这个国家。”

第四个埃胡德

埃胡德·施托克 Ehud Schtok,是三位后继的埃胡德中第一个出生,却是最后一个倒下的。

当他还在妈妈的肚子里时,父母在新闻中看到了第一个埃胡德的事迹,因此才将儿子也取个一样的名字。

副警司埃胡德·施托克-萨丹(Ehud Schtok-Sadan)是以色列驻土耳其大使馆的一名安全官员,当时一个巴勒斯坦恐怖组织在他的车里藏了一枚炸弹。1992 年 3 月,在他 37 岁生日前两周丧生,留下了妻子和三个孩子。

四个埃胡德,四段殊途同归的命运。

塔木德有过这一段叙述,就是当你将孩子为了纪念某人而命名时,他也承载了​被纪念者的相同命运。
你们认为,这是不是迷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