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大戰:以色列-加薩戰爭將成為末日之戰的前奏嗎?

The Last War: How the Israeli-Gaza Conflict is the Prelude to Gog and Magog
Share
The Last War: How the Israeli-Gaza Conflict is the Prelude to Gog and Magog

最近以色列和加薩之間的戰爭升級,引發了人們對中東爆發新衝突的擔憂。 然而,根據一些猶太消息來源,這場戰爭不僅僅是長期衝突中的另一個插曲,而且是歌革和瑪各(Gog and Magog)最後戰役的開始——預言敵人聯盟將入侵以色列,並由一位來自瑪各 (Magog)、名叫歌革 (Gog) 的神秘人物領導。

歌革和瑪各的概念源自希伯來聖經,特別是在以西結書和撒迦利亞書中。 在以西結書 38-39 章中,歌革被描述為瑪各、米設和土巴的王子,他將從北方向以色列發起進攻,率領一支由眾多國家組成的龐大軍隊。 這段聖經記載生動地描繪了歌革和瑪各事件的世界末日本質。 以西結書 38:16 的預言宣稱:“你必像遮蓋大地的雲彩一樣進攻我的子民以色列。” 「歌革啊,在未來的日子裡,我將帶領你攻擊我的土地,以便當我透過你在他們眼前展現自己的聖潔時,列國可以認識我。”

在《撒迦利亞書》第 14 章中,先知預言耶路撒冷將被世界各國圍困,但上帝也介入其中,導致圍困者遭受瘟疫和大地震的毀滅。 然後,倖存者將承認上帝是真正的國王,並在耶路撒冷敬拜他,這是神聖勝利和最終救贖的願景。

根據猶太傳統,這些預言與彌賽亞來臨和死者復活之前的事件相互關聯。 歌革和瑪各的戰爭被認為是對猶太人的最終考驗,他們將在這段時期忍受巨大的痛苦和迫害,但最終將透過上帝奇蹟般的干預而得到救贖。

一些猶太評論家試圖將歌革和瑪各與歷史或當代的國家或領導人聯繫起來。 例如,瑪戈格與俄羅斯有關,米謝赫與莫斯科有關,圖巴爾與托博爾斯克有關,歌革與各種統治者有關,如亞歷山大大帝、安提阿古四世·埃皮法尼斯、拿破崙·波拿巴、阿道夫·希特勒或約瑟夫·史達林。 這些解釋強調了歌革和瑪各敘事在猶太人集體意識中的持久性。

其他人則提出,歌革和瑪各是反對上帝和祂子民的邪惡勢力的象徵性名稱,說明了聖經文獻中描繪的善與惡之間的永恆鬥爭。

對歌革和瑪各最有趣的解釋之一來自盧布林拉比扎多克·哈科恩(Rabbi Zadok HaKohen,1823-1900 年),他是波蘭查西德運動的傑出領導人。 他聲稱歌革和瑪各的戰爭將在住棚節期間發生,住棚節是為了紀念以色列人出埃及後在沙漠中的流浪。 這種聯繫植根於以西結書 38:16 的經文,與戰爭將在神聖時刻展開的預期相一致,象徵著這一事件深刻的精神意義。

目前,以色列-加薩戰爭於2023年10月7日開始,一些猶太人猜測這可能與歌革和瑪各的預言有關。 這個日期恰逢住棚節的結束,也是安息日、Shmini Atzeret 和 Simcha Torah——三個聖日的總和。 這是一種獨特的融合,增強了正在展開的事件的重要性,反映了拉比扎多克·哈科恩 (Rabbi Zadok HaKohen) 解釋中的住棚節聯繫。

這場戰爭的特點是哈馬斯發動了令人驚訝的襲擊,屠殺了數百名平民,其中包括兒童和嬰兒被非人道地斬首,隨後從加薩向以色列發動猛烈火箭襲擊,以色列對加沙進行空襲和地面行動。 這場衝突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美國和英國也紛紛介入,一些國家支持以色列的自衛權,而其他國家則一如既往地指責以色列的行為。 國際社會的反應凸顯了以色列-巴勒斯坦衝突的複雜性和分裂性。

為了實現當前的戰爭,歌革和瑪各的預言,需要有一個大型的國家聯盟從北部攻擊以色列,就像真主黨的情況一樣。 此外,如果伊朗捲入衝突,這將被視為最終戰爭已經到來的跡象,進一步加劇了這一場景的世界末日性質。 戰爭無疑將極其殘酷,以色列人民將向上帝尋求幫助,在他們需要的時候尋求神聖的干預。

最終,正如聖經文獻中所預言的那樣,上帝將進行決定性的干預,並普遍承認祂的主權。 歌革和瑪各的預言與彌賽亞的到來密切相關,彌賽亞將聚集以色列的流亡者。 這次猶太人民的聚集,以召集所有後備力量返回以色列為象徵,被視為神聖計劃中的關鍵一步。

拉回現實中,無論是否是猶太人,我們所有人都必須為以色列和全世界的和平與安全祈禱。 歌革和瑪各的敘事提醒我們,面對逆境,為正義、和平和神聖幹預而進行的持久鬥爭。 希望透過祈禱和集體努力,我們能夠努力建立一個和平至上的世界,實現古老的預言,開創一個真正的全球和諧時代。